禅与牧牛

在人类进化和发展过程中,不管是任何一个时代,牛对人类都有着很大的贡献:

它耕耘,由你收获;

它努力,助你成功;

它付出,让你获得;

它贡献,让你受到尊重。

牛与佛教的关系尤其密切:

《胜鬘经》中赞叹佛的伟大,在找不到更适当的词句时,就比喻佛为“牛中之王”。

在《涅槃经》第十八卷中,赞叹佛为“龙中之王,象中之王,牛中之王”。

在《无量寿经》中赞佛、菩萨说:“譬如牛王,形色无有胜者。”在《妙法莲华经·譬喻品》里,以羊、鹿、牛三车比喻三乘,而以“牛车”借喻成佛之道。

《六祖坛经》也说:“长御白牛车!”

在《阿含经》里以十二种牧牛的方法,譬喻十二个调和心身的修行要领。

在《佛遗教经》里讲得更具体:“譬如牧牛,执杖视之,不令纵逸,犯人苗稼。”这意思就是说:修行人御心要像牧牛一样,时时不忘制心、息妄。

在《大智度论》里也举出十一种牧牛的方法,当然也是以借喻的方式,让修行人领会调心,降伏其心之道。
从以上的举例中,足可证明牛与佛法的关系。就禅宗而言,同样离不开牛,离了牛的公案,就没有以后的禅宗了。也可以说:如果没有牛的公案,就没有马祖道一禅师,更没有所谓的“一花五叶”禅风的阐扬了。在《指月录》里,怀让禅师岂不是用“打车?打?”的启机作略,纠正了马祖道一对修行形式的执著,而臻于圆满成功的吗?后来,马祖接引的石巩慧藏禅师,即是以“牧牛”的借喻而修行的:有一天,马祖在庵前散步,看见一个打猎的人在追逐一只鹿,马祖挡住他问:“你是干什么的?”“打猎的。”“用什么打?”“弓箭。”“一箭射几只?”“射一只。”马祖说:“你不善射!”猎者问:“你会射吗?”“会。”“一箭射几个?”“我一箭射它一群?”猎者说:“彼此都是生命,为何射它一群?太残忍了吧!”马祖说:“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射自己?”猎者说:“若叫我射自己,简直没有下手的地方。”马祖说:“这家伙无量劫来的无明罪垢,当下瓦解冰消了!”于是,猎者抛弃了弓箭,顶礼马祖为师而出家了。这个猎者便是后来的石巩禅师。

有一天,慧藏在厨房里做事。马祖进来问:“你在干什么?”“牧牛。”“怎么牧?”“一回入草去,蓦鼻拽过来!”马祖赞许慧藏说:“你真会牧牛。”慧藏牧牛为何要“一回入草去,蓦鼻拽过来?”牧牛即是让牛吃草,为何不让牛吃草呢?因为牛工作的时候不能让牛吃草。这里的“草”象征“见取”。一般人修行修不好,就坏在“心外有法”而生“见取”,见取即是对外认同,修行不把原本没有的,那些是多余的“垃圾”向外抛去,却往里面装,装的太多了,就把真正的自己活埋了;装到没有空间时,真我就窒息了。禅宗讲的“忌嘴”,意即心外一切不受。修行若果不离“见取”,便会“贪看天边月,失落手中珠。”牧牛就是保持心态的调和、安祥,如果看到什么就起心分别,不离“见取”,安祥便会降低,乃至无有安祥。

在马祖会下的大善知识中,有位南泉普愿禅师,也是以“牧牛”而修行圆满的。有一天,他上堂说法道:“王老师(南泉)从小就养了一条水牯牛,想到河的东边去放牧,恐怕会侵犯了国王的水草,往河的西边去放牧吧,也恐怕冒犯了国王的水草,不如随分纳些些(随便放一放),总不见得有什么错误吧!”

放牛:东边牧、西边牧,为什么都会侵犯国王的水草呢?这即是说:修行人一起“边见”就背离中道。所谓边见,即指法与非法、人与我、是与非、真与假……等,那些是二元、相对的谬见。佛法是不二法门,所有边见,一概不取,当下祗是“了了见,无一物,亦无人,亦无佛”的绝对心态。所谓“随分纳些些”,即是随缘不变,敦伦尽分;也就是“素位而行”,本分做人。

在百丈怀海禅师会下,因“牧牛”而得法的有位长庆大安禅师。大安禅师初谒礼百丈禅师时,请益说:“我想认识佛,要如何才能做到呢?”百丈说:“这太像骑牛找牛了!”“找到牛以后,又怎样呢?”“如人骑牛回到了家。”“如何保任呢?”百丈禅师即以《佛遗教经》上所说示之:“譬如牧牛,执杖视之,不令犯人苗稼。”即是离“见取”,不要向外去求玄觅奥,不停地朝心海里装些废知识。大安从此便领会了修行法要,不再向外驰求。后来,大安禅师帮助他师兄沩山灵佑一同开山建立道场。他上堂开示:

“我大安在沩山三十年,吃沩山饭,屙沩山屎,不学沩山禅,只看一头水牯牛,它要是不听话,随便落路入草,我就牵紧鼻绳把它拉回来,它若是侵犯别人苗稼,我就用鞭子打它;这样的训练,调御久了以后,这条牛变得十分乖巧,让人怜爱,而今,已变成一条露地白牛了。”

大安禅师的牧牛,就是说明他的调心过程,心调和好了,安祥现前了,安祥虽然现前,如果你不知珍惜,不好好守住它,一不小心它就会溜走。所以要时时盯牢它,如手牵牛绳,在未驯服之前,绝不放松,如此久而久之,牛和人合而为一——安祥和你合而为一,赶都赶不走时,安祥就是你,你就是安祥了。

从经论到禅宗公案,有许多以“牧牛”来借喻调心的法要,我们参照这些事例来修正自己的想念行为,秒秒盯牢自己的心态,不起妄念,不生“见取”,不出百日,就能达到《金刚经》所讲“降伏其心”的功夫。南泉普愿禅师和沩山灵佑禅师都曾说过:“老僧百年以后,要到山下去做一头水牯牛”的启机话,请读者参详:此二老究竟意旨为何?

在禅宗公案中,除了许多以“牧牛”借喻修心法要以外,还有名闻遐迩的《牧牛图颂》。《牧牛图》大约有三种,而颂者与和者约有五十余位,包括中、日、韩(朝鲜)三国的古德,都是以自己的修行体验,来说明修学的方法和历程。

在中国流行最广的《牧牛图颂》有二种,一为廓庵禅师所作,一为普明禅师所作,图和颂词都不相同。普明禅师所作的《牧牛图颂》是由一条黑牛逐渐变成白牛,先从头角,然后牛身,最后尾巴。

还没有任何人发表观点哦#_#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