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祖师故事之德山宣鉴

德山宣鉴禅师,四川人,俗姓周,幼年出家,曾精研佛法,尤其擅长讲解《金刚经》,故有周金刚之称。当他听说南方禅宗十分兴盛,便不平道: “佛学如此博大精深,即使修行一辈子,也难以成佛。 南方的妖魔竟敢胡诌什么’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我要捣毁他们的老巢,灭绝这些邪种,以报答佛恩。” 于是,他挑着《青龙疏抄》离开了四川。

在湖南澧阳的路上,他看到一位妇人在卖饼,当时他肚子有点饿了,就停下担子,想买点心,妇人指着他的担子问:”里面装的是什么书啊?”德山道:”是《金刚经》。”妇人说:”我有一个问题,你要答得上来就送你点心吃,如果答不上来就请你走开,没有点心吃。《金刚经》上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将来心也不可得’,不知道你点的是哪个心?”周金刚顿时哑口无言。

随后,他到龙潭崇信禅师那里去,一进法堂他就大声嚷嚷:”久闻龙潭大名,到此一看,即不见潭,也不见龙。”崇信躬身道:”你已经亲身到了龙潭。”德山无法回答,就留了下来。

一天夜里,德山宣鉴侍立在龙潭身旁,龙潭禅师说: “夜深了,你怎么还不回去。” 德山宣鉴便往外走,刚出去又回来说:”外面好黑。” 禅师便点起一支蜡烛给他。他刚伸手接,禅师就一口吹灭。 德山顿时大悟。 第二天,龙潭对大众说:”这里有个汉子,牙齿好像剑树,张着血盆大口。一棒打不回头。他日异时,在孤峰顶上,树立我的道法。”德山宣鉴悟道后,便把《金刚经疏抄》等在法堂上一把火烧了。 他感叹道: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意思是:穷尽了玄理佛论,也不过像放在虚空中的一根毫毛;用尽了世间机巧,也不过像投入巨壑中的一滴水珠。)

德山宣鉴悟道后上堂说:”说得出来也三十大棒,说不出来也三十大棒。”德山的棒与临济的喝,形成禅宗特有的棒喝交加。有人问:”什么是菩萨?”德山宣鉴就用棒子打他:”出去!别到这里来拉屎!””什么是佛?”德山宣鉴回答:”佛是西天老骚狐。”德山宣鉴有一天在堂上说:”我这里没有佛,没有祖,达摩是老臊胡,释迦牟尼是干屎橛,文殊、普贤是挑粪工,什么等觉、妙觉都是凡夫,菩提智慧、涅盘境界都是系驴的木桩。十二类佛经是阎王簿,是擦疮的废纸,什么四果三贤、初心十地都是守坟的鬼,自身难保。”

临终时,德山宣鉴告戒徒子徒孙道:”扪空追响,劳汝心神。梦觉觉非,竟有何事!“(意思是:追逐虚空幻响,只会徒劳你们的心神,梦中醒来,才会觉悟到它的虚幻,明了本来无事的道理。)

还没有任何人发表观点哦#_#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