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与不净都是心在起作用

一名有洁癖的县官雇请一厨师。一天,两人为“以什么为净”争论起来。厨师认为以水为净,不论什么东西用水洗就干净了。县官却不同意,但一时又没有更好的理由反驳他。

再有一天,厨师将埋在地上的大酱缸的盖打开,让太阳晒。一只狗走过去,用鼻子嗅嗅,翘起后腿就在大酱缸里尿了一泡尿,摇摇尾巴走了。县官见了,他立即将厨师找来,对他说:“你做的酱干净吗?”厨师答:“当然干净,是我亲自买的料,亲自洗的,亲自做的。当然干净。”

县官说:“可我认为不干净。我看见狗在里面尿尿。你不是说以水为净吗?你用水将尿洗出来。”

厨师哑口无言。这时县官却说:“我是哄你玩的,狗没有在里面尿尿。”厨师马上说:“是呀,我亲自做的酱,怎么能不干净呢?”县官又说:“我确实看见狗在里面尿尿了,千真万确。”

这时厨师已被县官搞糊涂了,不知说什么好。县官才说:“狗有没有在大酱缸里尿尿,已不重要了。关键是你的看法已变:我看见狗尿了,就认为大酱不干净。你没看见,就认为大酱干净。就算狗没在里面尿,我告诉你狗尿了,你也认为大酱不干净了。是不是?所以,不是以水为净,是眼不见为净。而这一切,都是心在起作用。”

境由心生

眼不见为净,是说看不见,心里就没有。看见了就落下心病,心里有了,就去不掉。其实,这就是“境由心生”,表面的干净不干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干净不干净。心被污染了,比身体被污染更严重。没有看到厨师做菜,当然佳肴味美;没有看到师傅手搓面团,当然面包好吃;XO或白兰地都是用脚践踏米麦以助发酵制成。千娇百媚的女郎,不也都是带肉的骷髅;英俊潇洒的侠士,也不过是臭皮囊!

无有不浊

佛教不认为娑婆世界有清净的东西,而认为这个世界“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可以说无有不浊。所谓劫浊,时间无常;见浊,思想执着;烦恼浊,贪嗔愚痴嫉妒;众生浊,五趣杂居;命浊,生命由父母不净而来。

世间如果要找出真正的清净,唯心也!所谓“净”,完全是业力上的分别,即使腐尸臭肉难闻,我以慈眼观之,我以悲心愍之,则死尸亦净也。你穷凶恶极之声,你刀兵残杀之声,我用好意听之,我以善心怜之,则刀枪残杀又有何不善。

吾人在世间,周遭是一个五浊恶世,要吾人用净心去化导,才得清净。闻谤言,则觉为我消业;见垢秽,则想美食也。唯识家所谓八识转智,吾人以自己的真心、善心、美心、净心来转化世间,这世间又有何不净呢?

还没有任何人发表观点哦#_#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