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空」的误解

我的同事得知我研究佛教时,他们大惑不解,认为我这是消极避世,理由是,既然佛教提倡“空”,必然导致对人的生命价值的否定。我知道,跟他们争论是没有用的,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禅宗从根本上讲是肯定生命的,积极的。在这里,我想结合自己的人生体验谈谈“空”与人的生命价值感之间的关系,希望对那些整天喊人生没有意义、人生价值虚无的人有所启发。我认为,那些高喊人生没有意义的人,往往是自我极端膨胀、以个人为中心的人;他们对人的价值的理解往往是从个人、从利己主义出发,而不是从万物、从宇宙生命全体出发。

先谈什么是“空”。“空”不是虚无,不是不存在,不是什么也没有。“空”的含义多种多样,不同含义之间又是相互联系的。就本体而言,“空”是指人的清净自由、纯洁无瑕的本性;这种本性是在空去一切外在的不洁而得以显现的,故谓之空。就法性而言,“空”是普遍的相对性,又是绝对的运动;万物都处于绝对的运动和普遍的相对性之中,变动不居,无有自性,全仗因缘和合,缘来即有,缘去即无。

故而人死心蹋地地固守一物,执于一念,都是不明智的,因为所执的万物以及能执的自我都是迁流不息的,并非永恒。就修习而言,“空”就是要超越狭隘的是非观念,超越一己之私利,超越小我,养成一种万物与我同体的、广大如虚空的慈悲胸怀,就境界而言,“空”就是生命摆脱诸烦恼和痛苦、摆脱物质名利的束缚,而自主地实现其自身之无限丰富性的自由境界,在这个境界中,生命犹如雄鹰,在广漠的蓝天上自由地翱翔。

明白了“空”的含义,我们再看看人的生命价值感。无论从理论还是从个体的人生体验来看,人只有处于“空”的境界,才会时时刻刻地从他的对象世界中,如别人会心的微笑、他人由衷的感激、孩子们天真的游戏、老人们的对月闲谈、夕阳下静穆的群山、沙鸥翔集的江畔、渔歌唱晚、阵雁惊寒、秋风萧瑟、黄叶飘飞,等等,感受到、领悟到、体验到宇 宙生命的生生不息。

所谓人的生命价值感,就是人从自身的生命活动以及周围的生命世界中,感受到人作为人,无论在精神上还是肉体上,与自己的同类、与自然界万物,都是同体的、互相融注的,因而是和谐自由的统一体;在这种统一体中,人不仅通过自己的活动,还通过由活动所涉及的自然界和他人与自身的精神融注证明自身生命的存在;这种对通过与自然界、他人的精神融注而达到的生命自我确证的情感体验,就是人的生命价值感。人之所以能活下去,就是因为他具有人的生命价值感。

倘若人失去了生命价值感,他的心灵就会因难以忍受的无比的孤独而逐渐沙漠化,乃至死亡。人之所以自杀,就是因为他从他的活动中,从他的对象世界中,体验不到生命融注的乐趣,感受不到自身生命被肯定时的欣喜,因而陷入可怕的孤独、冷漠和绝望之中。而造成这一局面的总根却是他执着于小我,划地自狱,没有达到“空”的境界。

要获得人的生命价值感,唯一途径就是通过自己的行动达到“空”的境界。因为人只有空去内心的不洁,以纯洁的爱心去拥抱世界时,世界才会拥抱他;人只有空去小我、以广博无边的慈悲心对待万物,才能消除物我、人我之间的对立,减少因烦恼、嫉妒、痛苦等等所带来的生命的内耗,从而让生命健康蓬勃地发展;人只有以超脱的心灵、超功利的态度,才能摆脱日常因忙于个人得失所造成的对周围事物漠不关心、视而不见的麻木状态,从而让变化多姿的大千世界以本真的、没有被歪曲的、生气勃勃的面目展现在面前,并让自己的生命融注于其中,从中体验物我两忘的审美快感。

总之,进入“空”的境界,也就是走出自私自利的圈子,走出被动物性的物质欲求所控制的必然王国,走出被功利所统治、因而黯然失色、缺少灵性的灰色世界,从而使个体生命在为全人类求解放的活动中,在维护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关系的奋斗中,得到精神性的确证。人正是在空去小我、与万物为一体、慈悲地对待万物的活动中,体验到自身生命的价值。人只有处于“空”的境界,他才可以说:世界生命就是我的生命,是我的生命的无限丰富的显现,是我的生命价值的确证!

还没有任何人发表观点哦#_#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