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零开始,还要回归到零

世界上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值得全心全意去做,适当的空白也是一种色彩。

我花很长时间吃一枚很小的水果,我用一上午读一本很久没有读完的闲书,我整整一天都穿着睡衣在房间里游来荡去。有时,我就这样悠闲地度日,因为我发现事业固然是我必须营造的圣殿,但在这个圣殿的后面还应该有一个花园。

男人们忙忙碌碌,争取金钱和地位,沉溺于琐事和俗务,让头衔、身份,财产充满生命的每一个角落,这种没有空白的生命,最终有几个不是赢了别人,输了自己。

空白是不着一字的风流,是无为而至的悠然,是一种闲适而富有的自然存在,是人生的一种智慧和哲学。君不见,一辈子勤勤恳恳的公务员、退休不久就弃世而去,实在是因为他们终其一生都没有领略到这种智慧,至死都没学会这门哲学。空白能解开功名的绳索,能卸下利禄的重负,它是享受生活的营地,是生命大吐芬芳的良宵。

没有空白的人生是一个充满欲望的人生,这样的人生永远都不会有心灵的宁静,不会有恬静的陶醉,不会有精神的愉悦,更不会有人与自然的交融。

早晨太阳从东方升起,一夜之后它又回归到东方。

巍峨的高山,顶着千年的积雪;沧桑的大地上奔流着古老的江河,回归到它原来的地方去,沉睡着的冰雪,也是如此思索。

狡辩者无论多么喧嚣,强词夺理的人无论说的多么圆滑和机巧,平静之后,都会落入真实给他们设下的圈套。同样,谬误无论跳得多么高,都要回到真理在大地上给它挖好的那个槽。

天真烂漫的儿童,经过世事的风霜,变得稳重而刚强,更甚者成为风云人物,成了国家的栋梁。可是,有一天他们的孙子发现坐在花园躺椅上的爷爷正用礼帽捕捉着阳光,那笑容和神情和三岁时的照片上一样。

回归,温柔而有力;回归,仁慈而冷峻;回归,不知不觉又韧性十足。然而,回归的真正面目是圆满。

竞技场上,无论你跑五千还是一万,若不回到起点,你的成绩永远以零计算。

发往其他星球的飞船,若不能返回地面,就被称为是一次失败的实验。

一切从零开始,还要回归到零。这是世界上最简洁、朴素、浅显的哲学。它是思想的根、艺术的根。所不同的是,芸芸众生之中,有的把这个零画的较大,有的把它画的较小。

还没有任何人发表观点哦#_#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